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莲城 >

广南地母圣地

2015-08-01 06:50 | 文山新闻网 |
我要分享

云南省历史文化名城广南县,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其悠久的地母文化、神秘的句町古国、最后的世外桃源令人向往。当你走进广南县,犹若走进了历史文化名城的沧桑历史和壮族文化的博物馆。翻开广南县的发展史,是一部历史文脉厚重的发展史,令人振兴。登高鸟瞰,县城青山环城壁立,似盛开的莲花花瓣,县城即在花瓣中心,形如花蕊,因此广南县城所在地得莲城之名,形成了“四面莲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的独特景观。
  我国古代有个神话:在天地初开之时,天下没有人类。有一对兄妹,都是人面蛇身,兄名伏羲,妹名女娲。天地命他们结为夫妇,从此繁衍人类。从“天公地母”之说到“三皇五帝”,即神话和传说中都提到了地母。地母是大地大祖母,大地之母。地母文化是中华民族最早的文化,女娲神话的“地母意识”是中国文化的元意识,中华民族的民族意识、国家意识、共族意识、常母意识、认同意识以及天公地母、日月神话、土葬习俗、国教道教等皆源于此。“地母降笔,先报君知”,《地母真经》是民间流传的长篇神话史诗,被称为“人类辉煌的母亲颂”,地母文化的直接载体就是《地母真经》。广南是《地母真经》的发祥地,据《广南府志》载:从唐宋时期,广南已高度重视先进性文化和道教、儒教、佛教的传播,普遍兴起了祭拜“文昌”的文化活动,建有地母庙、三皇宫、先农坛,青莲书院、莲峰书院、培风书院、莲城考舍、太阳庙(护国寺)、土主庙(句町王庙)、三英庙、文庙等45座寺观庙和书院,至今供奉地母神像,传诵地母真经,崇拜、传承地母文化,是供奉地母女娲、传颂《地母真经》经文、教化民众的圣地。经教传颂蔚然成风,使得《地母真经》向外流传,直至京城,成为中国文化的一颗瑰宝。首都北京地坛为至高无上的皇家祭坛,广南地母庙里的一本《地母真经》能为皇家地坛所珍藏,其地位已非同一般。神话、传说终究是神话、传说,不是事实。然而,广南确实历史悠久,境内已发现1.8亿年前的古生物化石,遵循人类发展的规律,广南经历了2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和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证明在远古时期,就有原始先人在此先息繁衍。各种不同的时代不同人类活动的遗迹,生产生活用具均在广南大地多处留存,它们无不折射着古代先民创造历史的艰辛和睿智。元代即设广南西路宣慰司,明洪武十五年(1382)广南西路宣慰司改为广南府至民国二年(1913)废广南府为广南县,广南府经历了531年,创造了神奇独特的句町文化、土司文化、稻作文化、铜鼓文化等等。
  广南是古西南夷中句町方国的发祥地及其都城所在,据《汉书》载: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句町方国国君毋波率部归附汉朝,被封为句町侯,以其地置句町县,隶牂牁郡,属益州刺史部;汉昭帝始元年间,句町侯毋波又奉调“率其邑君长人民”参加平叛,“大破益州,斩首捕虏五万余级,获畜产十余万”,为维护西汉中央王朝在西南地区的统治立了大功,因而被册封为句町王。自此之后,句町王室与中央的关系便更加密切,句町地区与内地的经济文化交流也日益频繁,从而极大地促进西南边疆民族地区的社会稳定及经济文化的巨大发展。句町国一直延续到梁朝(公元502年)才从历史上消失,历时613年之久。境内惊现规模庞大、规格很高的木椁汉墓群及出土各类精美的铜鼓、羊角钮编钟、金腰扣、许多珠宝玉器和简牍、木雕牛马具、黄釉陶、朱书有“王”字的漆木耳杯、五铢钱等珍贵文物,充分再现了句町王国时期的辉煌。句町民众以壮族先民为主体,在壮族的传统观念中,地母为乘象仙女,壮语称“囊南漳”(囊为仙女,南为乘坐,漳为大象”),由她统管大地,生养万物,教人耕田种地;而在汉族的传统观念中,地母则是炼五色石补天的女娲,她与伏羲繁衍人类,因而成了人类的始祖。据此,早在句町时代,这里的壮、汉民众经过长期而又密切的文化交流,已逐步产生了“南漳仙女”与“女娲圣母”同为一位至尊女神的共识,认为她既是大地之母,万物之母,人类之母,也是稻作文明之母。
  地母庙(亦称女娲庙)在莲城东郊的“先农坛”。该庙于道光二十五年所立的碑文上刻有“新建娲皇神正殿暨左边厢房”等字样。庙内供奉地母女娲,信众在农历每月初一和十五两日,都要入庙吟颂《地母经》。广南县坝美镇普干村的仙人乘象山下还有一个“光善坛”,该坛的第八代传人农恩祥先生至今还珍藏有清代木刻版的《地母经》,且还能按照正宗的道教神灵降箕(即降笔)形式进行传录。
        著名考古学家李昆声在其《云南在亚洲栽培稻起源研究中的地位》一文中说:“最早驯化野生稻的民族是古代百越”。壮傣语支各民族是古代百越的后裔。广南、那坡等地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都出土有炭化稻,证明壮族先民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开始将野生稻训化为栽培稻,他们应是世界上人工栽培水稻的首先发明者之一;壮族称稻田为“那”,广南、那坡一带有近千个由“那”构成的地名。广南过去还沿袭“官撒种”的传统风俗,即每年农历三月初三日,都要由广南知府与侬土司率文武官员和村社头人到莲城东郊的“先农坛”进行隆重的祭祀活动,并用三头白水牛在坛前的田里象征性地梨田撒种。其辖区内的广大民众,更是借此机会表达敬畏地母、缅怀祖先神灵大恩大德的深厚感情,他们在村寨头人、长老和布摩(壮族宗教人士)的率领下,杀猪宰羊,上竜山、入社庙举行大祭,进行鸡卜,并抬着神像走村串寨,举行驱邪纳福、祈求风调雨顺和国泰民安的系列民俗活动,其间,有的还跳草人舞、春牛舞、手巾舞和纸马舞,有的则对山歌、唱壮戏、敲锣打鼓、舞狮耍龙。此活动连续三天,热闹非凡,即使广南成了传承农耕文化、特别是稻作文明的圣地,又使“三月三”成了壮族人民最为隆重的传统节日。据有关专家研究,广南在先农坛进行“官撒种”的传统风俗源于西周的“籍田礼”,即周天子在率文武百官祭祀先农(王社)时,以亲耕为表率,宣扬“民之大事在农”、“王室唯农是务”。后来的历代帝王也都遵循这一礼制,由皇帝率文武百官到先农坛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并到亲耕田亲耕,表达“尚农”、“重农”之意。明代始建的北京先农坛内,就有一亩三分地为皇帝行“藉田礼”时的亲耕之地;而三月三则源于中原地区古老的上巳节,此节日形成于春秋末期,开始日期在农历三月三上旬的巳日,魏晋以后改为三月三日。从先秦到汉代,上巳节的习俗活动有三种:一是到水边举行祭祖仪式,并到水中洗浴,以袚除过去一年中的污渍与秽气;二是召魂续魄,在野外或水边招唤亲人亡魂,也召唤自己的魂魄苏醒、回归;三是春嬉,青年男女到野外踏青嬉戏,并自由择偶或交合。
  广南文庙中还有一面“象耕”石刻,它显示壮族先民确实用过象耕。据了解,同为越人后裔的缅北坎底泰人及印度东部的阿洪泰人,至今还保持象耕这一传统耕作方式;泰人也称乘象仙女为“囊南漳”,说明壮族和泰族语言相通、文化同源。并已形成了地母、囊南漳、官撒种、皇姑(明朝皇帝的妹妹)、五凤楼、贞节牌坊、稻作文化等一脉相承的地母文化符号。
  广南的《地母经》讲:“东西南北四部州,春夏秋冬母造成;江河湖海不离母,万国九州母长成……天下五岳仙山境,山林树木母造成;庶民百姓不离母,五谷六米母长成……绫罗绸缎从母出,四季禾苗母长成”。此经书还训导人们:要“敬地母,孝双亲,诵真经,行正道”。广南《地母经》所吟诵的与当今党和国家一贯倡导的科学发展、保护生态、珍爱土地、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及社会和谐的主体思想是完全一致的,应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结晶,很有必要进行挖掘整理,组织传习,并使之弘扬光大。现在,人类寻根的意识越来越强烈,广南的地母庙、《地母经》及民间早已有之的地母崇拜习俗,应该是一个满足人们寻根愿望最具魅力的文化亮点。在世界出土的8种古老铜鼓的类型中广南就出土了100多面,很多是国家一级文物,沙果村II号是全世界迄今发现最早的铜鼓,杜宜句町王族墓地出土的石寨山型II号铜鼓是全世界已出土的最大石寨山型铜鼓。广南阿章村的石寨山型竞渡鼓是云南省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山川钟灵毓秀,必然人才辈出。古代广南人,凡是进京赶考的大多榜上有名,先后有进士21人,举人77人,贡生106人,清代文学家方玉润,云南总督岑毓英、翰林学士王宝均,孙中山的少将参军侬鼎和以及警卫营长、中校副官冯君雅,现代狂飙诗人、原中国文联副主席柯仲平等等都出身于广南。
  英国诗人雪莱曰:“历史是‘时间’写在人类记忆中一首循环的诗篇。”“时间开始了”——这是一句意味深邃的哲言。于是,人们飞翔着奇思妙想:梦醒的广南,梦醒的地母,梦醒的句町,梦醒的世外桃源……犹如一座梦醒的鲜活的魅力四射的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博物馆。
  (初识)

(责任编辑:大雁南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