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广南警方 > 公安文学 >

警嫂

2017-09-09 14:24 | 大理州鹤庆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 |点击量:|
我要分享

谨以此文献给默默生活着的警嫂们,是你们给了丈夫无比的动力;是你们的理解使得丈夫在工作岗位上屡立战功;是你们的宽容与付出使得无数个家庭充满欢声笑语。(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小城的夜晚是宁静的,没有太多的喧哗,也没有太多的嘈杂,老李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家走去。尽管没有路灯,但胸前熠熠生辉的警号将回家的路照得明晃晃的。

老李掏出钥匙轻轻开门进屋,脱下警服在沙发上缓缓坐下,没有开灯不是因为自己喜欢黑夜,而是不想在深夜里将老伴吵醒。

 “,屋里顿时亮了起来,只见老伴儿端着一杯浓茶从里屋走了出来,看着老伴两鬓斑白的发丝,老李握住老伴的手轻轻的到了句:淑梅,这些年辛苦你了。夫妻两的手就这样紧紧的握着,许久没有放开……

20年前,老李从部队转业到了小城的公安局工作。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老伴儿淑梅,当时的两人没有太多的花前月下、太多的山盟海誓。老李爱上了淑梅的贤淑,淑梅则看中了老李的憨厚、老实。在恋爱后半年,两人便喜结良缘住进了单位40多平米的集资房,清贫而幸福的生活着。

当时的老李在县公安局刑侦队,每天都在现场与现场之间穿梭着,对家里根本就没时间照顾,乃至新婚妻子对他抱怨许久,看着其他家庭的丈夫不是陪着妻子在公园闲逛,就是搂着妻子有说有笑……

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淑梅心里总不是滋味,总在不停的问自己,当初把自己的一生交付给了这个男人,这个十天半月都见不上一面的男人,自己是不是错了。

2年过去了,这个问题一直在淑梅的脑海里盘旋着,但终究没有找到答案。

小城的冬天是寒冷而凄凉的,至少对于淑梅而言。

也就是在这个冬天,寒风刺骨的冬天,淑梅怀孕十月准备分娩,当预产期已过了5天的时候,医生来到病房对她进行了全面的产检,告知她必须进行破腹产。接到通知后,淑梅给老李打了个电话让他来医院陪着自己,让他能第一时间里看到自己的孩子。然而事与愿违,老李正赶往外地追捕逃犯。挂了电话,淑梅的心一阵阵刺痛,泪水如洪水般夺眶而出,此时她的心里有太多的委屈与怨恨,恨丈夫为什么是一名警察、恨自己当初为何选择了这么一个归宿……带着诸多疑问,她含着泪毅然的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眼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冰冷刺骨,一直冷到了心窝,唯有眼角的划下的那颗泪滴是滚烫的。离婚,也许离婚才能使自己真正的解脱,才能使自己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

孩子的哭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老李执行完任务回来时,已经是孩子出世1个半月了。老李是被呼啸疾驰的救护车送回来的,据老李的同事说,他们在执行完任务准备回来时,老李在路过一家母婴店的时候,才猛然想到自己的孩子已经出世,于是就下车给孩子买份礼物,当老李在店内认真的挑选时,一个中年男子引起了老李的注意。

这人是谁呢?怎么这么熟悉,老李脑海中迅速的搜索着这张面孔。突然,老李拿着奶瓶的手停顿在了半空中。对,就是他。春节前夕小城内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案,犯罪嫌疑人至今在逃,眼前这个半低着脑袋的家伙便是该起抢劫案的嫌疑人赵某。老李立刻掏出手机和同事取得联系,此时赵某买完东西正准备走出母婴店。情急之下,老李从背后扑了上去,在将赵某扑倒在地的瞬间,赵某掏出自制手枪转身朝老李的头部开了一枪……

犯罪嫌疑人被随之赶来的同事制服,倒在血泊里的老李手中还紧紧的握着为孩子精心挑选的奶瓶……

老李被送往医院抢救,虽然保住了生命,但医院最终的诊断是大脑皮层功能严重损害,目前处于不可逆的深昏迷状态,丧失意识活动,就是我们俗称的植物人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丈夫,看着在自己怀抱中熟睡的孩子。淑梅崩溃了,抱着老李哭喊到:你快醒醒啊,快看看咱们的孩子……”

以后的日子里,淑梅根据医生的指导,每天都会带着孩子和躺在床上的老李说话,告诉老李,孩子有多么的懂事,知道自己的爸爸在睡觉,不管白天或者夜晚都很乖巧;告诉老李今年的冬天,小城下雪了,整个小城在白色的笼罩下显得多么的美丽;告诉老李以前你工作忙,不能总是陪在自己的身边,现在好了,至少我们可以这么温馨的在一起;告诉老李小城里发生的一切一切……

每天陪着老李说话的淑梅,最后都不忘的说上一句:老李啊,你的警服我已经烫好挂在衣柜里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老李就这样躺着,淑梅依旧每天带着孩子来到床边和他说着今天发生的故事。

老李啊,今天我带孩子去幼儿园报名了,幼儿园的老师在登记报名表时问道父亲的职业时,儿子高声说道我爸爸是警察,说完后眼神立刻黯淡了下来,转身问我: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我好想你和爸爸一起来接送我上幼儿园……

老李啊,孩子都上幼儿园了,你该醒醒了,孩子多么希望能得到他该得到的父爱啊

聊完天,淑梅正准备给老李擦背,就在倒开水的时候,不小心烫到了自己的脚,啊……淑梅痛得坐在了地上,捂着被汤红的脚背缓缓起身为老李掖了掖被子。

老李的手指头微微的动了动,轻轻的抓住妻子的手,嘴里在说着什么。淑梅忘记了疼痛,欣喜若狂的跑出病房:医生,医生,快来看看,我丈夫醒了,我丈夫醒了

 “奇迹,这简直是个奇迹。老李的主治医生说道。

 经过医生的诊断,老李的病情已明显好转,过不了几天就可以恢复到正常人一样了。

老李嘴里还在说着什么。淑梅凑过去一听,眼泪便忍不住流了下来。抱着丈夫痛哭着,似乎要将结婚以来这些年的委屈与烦恼统统发泄出来。老李费力的抬起手轻轻的在淑梅肩上拍了拍……

爸爸,等你好了,可以送去我上幼儿园吗?儿子仰着小脑袋问道。

可以,等爸爸好了啊,天天送你好吗?

那爸爸,我长大后可以当警察吗?像爸爸一样勇敢的抓坏人

看着懵懂可爱的儿子,老李嘴角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公园里,小朋友们在不远处嬉戏,一对对恋人从淑梅和老李身旁走过,不远处,一对年过七旬的老人互相搀扶着向远方走去……

 “淑梅,对不起,这些年辛苦你了

再一次听到老李刚刚醒来时说的这句话,淑梅说道:老李啊,别说了,我是一名警嫂,既然选择了警嫂,那我就得承受其他女人无法承受的孤独与煎熬,或者是痛苦。你看,我们现在不是很幸福吗

儿子从远处玩累了跑了过来。爸爸,咱们回家吧,回家你继续给我讲警察抓小偷的故事。说完,拉上淑梅和老李的手朝家的方向走去。

 

作者单位:大理州鹤庆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    赵 松

(责任编辑:大雁南飞)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