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广南警方 > 公安文学 >

《家,和天下》作者:吴顺天

2015-12-04 15:08 | 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点击量:|
我要分享

有一双脚,但他需要匍匐前行,有一种火候,但它的余香来自远方!

走进重庆籍外来工江兴高的家,我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此时心中的震慑。
人们常说,9月阳光是明媚的,地处南方滨海之城的石狮,我们很容易找到形容词,比如丹枫迎秋、兰语飘香,又比如“秋山野客醉醒时,百尺老松衔半月”,但这些都是文人墨客欲盖弥彰粉饰太平的修辞手法,四季之秋,它应该是女人十月怀胎最痛苦的年月,更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前奏。
作为凤里派出所所长,之所以会选择回访江兴高,我最大的疑惑在于一个花季少女离家出走。9月1日,无疑是懵懂学童手舞足蹈、欢呼雀跃的日子,但当我从值班日记中翻出一名16岁女孩辛酸的故事时,我不得不选择内心的颤动。
“十人堪有九白眼,百无一用是书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人间何事堪惆怅,莫向横塘问旧游,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咽。”
这是女孩摘录的日记,也是她离家出走后唯一的留言。
面对着冠冕女孩惨淡人生的无力之笔,它的痛正是我这个跨越不惑之年且早已看透世态炎凉少有的震撼。如果有人说这是“晴空一鹤排云上,直引诗情到碧霄”,我宁愿相信它是“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我所引用的词句似乎关于爱情,明眼人一看就是文不对题,但我更愿意用指鹿为马的社会心态去包容世间所有的不幸。她走了,也回来了,我相信世间所有的爱都是基于一定的物质基础,也许偶尔的离家,更是对家眷恋的理由,毕竟,少女之心,有容乃大。
家,和天下!
在凤里派出所三楼警营文化走廊,我将“家”定义为所走过的每一块砖石,将“和”展现在所目睹的每一寸空间。“千年缘分实堪珍,血脉相连骨肉亲。子女心中多念孝,爷娘嘴上少言恩。逆流共渡争先手,顺境同行让后身。自古家和兴万事,东风着意送长春。”(引自飞飞)。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也愿意为此付出实践。
因此,当江兴高惘然无措地踏进凤里派出所的时候,我正在百里之外的省城为儿子治病,但这一空间距离,似乎无法消除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忐忑不安。
事不与愿违,民警终究在鸳鸯池公园找到江兴高的女儿,当我灰尘扑扑地赶回单位时,面对回访名单,这是我第一选择。案件回访是凤里派出所领导班子十多年来的传承,它不一定取得如何如何的成效,但一定一天都不可缺,一个都不能少。
案件回访是派出所联系群众的渠道之一,更是家文化的一种延伸,凤里派出所建所以来,取得了无数个荣誉,但这些荣誉更多是属于凤里人民,这些年来,正是他们无私的支持,我们才能保持荣誉的传承。
今天,当我踏入江兴高的家时,更加印证以上的观点。
在江兴高家里,我不敢面对现实,面积不足二十平方米的空间却要容纳一家五口人,一张上下铺的铁床及一张破旧的桌子,以及零乱的日常用品,这就是江兴高展现给我最新的家。如果说这是家的模样,你已经低估江兴高内心的激动,据他自己事后坦白,他和妻子为了我的到来,已经整理半个多小时,该遮挡的遮挡,该搬的搬,包括那些厨房设备。他把我当成恩人。
江兴高靠在墙上,满脸笑脸地迎接我,这是他能给予客人最高的礼遇。
我毫不知情地向江兴高伸出双手,江兴高也无所顾忌地伸出双手,继而,摔倒在地上。正当我疑惑的时候,江兴高趴在地上,腼腆地笑了笑,说:“站不住,就倒下了。”
我将江兴高扶起来,发现他的上半身和下半身根本不成比例,在微风的吹拂下,宽筒的裤子丝毫掩饰不住瘦小的下肢。
小儿麻痹症!
这是我最初的判断,也是最终的判断。
然而,那一刻,我的内心融化了。昔年多病厌芳樽,今日芳樽惟恐浅。当江兴高颤抖抖地站在我的面前时,我只能哀毁骨立地流下坚忍了44年的泪水。
睹物思情,同病相怜。当我回想前几个月抱着儿子参加父亲的葬礼时,早已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怆。
面对着江兴高,我无所隐瞒。十年寒窗,我近乎以“头悬梁、锥刺股”的苦读才得以走出深山大林,远离家乡来到石狮工作,结婚后,1999年,当我喜出望外地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时,却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孩子出生没几天便被查出患上重度脑性瘫痪,当全身抽搐、六亲不认的儿子在医院长期治疗中仍不见好转时,我只能默默地选择命运的安排。
特别是近几年来,父亲又患病在床,我和妻子必须轮流在单位和医院两地跑去照顾一老一小的时候,我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内心的煎熬。奈何多惹情牵绊,一夜青丝换白头。这也许是我的最佳写照。
我无须修饰苦难的参数,多年来,当儿子大小便不能自控且常常遭到行人无知的责骂时,我同妻子只能唯唯诺诺地选择回避,但这都在我们的容忍范围之内。其实,我们更想听到儿子能叫一声“爸爸、妈妈”,可我们苦苦等了17年,至今,他一言不发。
在江兴高跟前,也许我的想像过于丰富,可不得不面对现实,当看到他连站立都非常困难的时候,却要养活一家五口,我禁不住联想到儿子将来的日子,也许,已经没有也许······
现在,我只想告诉江兴高和他的女儿,如果尚且能用一双健全的双手去驱动一部三轮摩托车上街载客挣点生活费养家糊口,这便是上帝为他开启的另一扇窗。
我也期待上帝能为儿子开启一扇窗,但又将等待到何年?
一个月后,当我站在石狮星期YI创意园钢子馅饼店的时候,锣鼓齐鸣,喜乐连天,这是我给予江兴高最后的帮助。当我利用新浪微博发起微公益向“钢丝善行团”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募集资金人民币3万元,用于支付江兴高整个家庭生活、学习和医疗费用之后,我知道这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人必须独立,才能长久,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钢子馅饼店是在政务名博“狮城苍狼”、星期YI创意园、网络首善钢子和他的“钢丝善行团”协助下创建的,江兴高当起钢子馅饼店的店长,这是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我只是想告诉江兴高和他的女儿以及所有遭遇困难的人,哪里倒下,就要从哪里站起来。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应该是家的概念,也是我执着等待儿子那一扇窗口的原因所在,如果没有爱的内涵,世间将充满悲伤和痛苦。
在刚开张的钢子馅饼店里,当江兴高扶着墙壁将亲手做的第一块馅饼递给我品尝时,我久久不能释怀,薄脆的千层饼使我想起家的特殊含义,也许,它无需拥有共同的居所,无需天天四目相对,只需要我们的心紧紧相连。
烤饼需要掌握火候才能换来经久的果香,这是江兴高品味美好人生的第一个经验。当馅饼香味融入到闽南文化古街时,无数路人争先恐后地过来品尝异域风情,望着他们意犹未尽的表情,我坚信,他们一定正站在另一个故事的源头。
在数十人的合影中,我终于找到一个能够形容此时心情的词语:
家,和天下。
(本文根据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福建省石狮市公安局凤里派出所所长自述改编而成)
 
吴顺天,71年生,中共党员,任职于福建省石狮市公安局,荣立二次个人三等功,2010年度荣获全国公安监管系统信息化应用先进个人,全国公安文联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公安文联理事,石狮市《石狮文艺》丛书编委。近年来,曾在全国各级媒体、网络发表小说、诗歌、散文和文学评论近200篇。
(责任编辑:大雁南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