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广南警方 > 公安文学 >

《老婆出差》作者:张建宇

2015-12-04 12:00 | 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点击量:|
我要分享

(谨以此文献给默默奉献,独自承受,无悔无怨支持铁路公安工作的伟大警嫂!)

    
“老公,这回陪不了你了,我也没办法,谁知道单位非得让我这个时候走。”老婆怀着歉意地给我打着电话。
“行啊,没办法,咱俩就这命,聚少离多的,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个电话,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到家了,挂了。”我心里沮丧,失望,就连怎么开的门都不知道。
到了屋里,坐在沙发上,衣服都没有换,说不上是生气,失望,总之,情绪低落到了极点。
“十一”长假,这次总算是轮到不用我值班了,七天啊,计划的妥妥的,准备好好的大玩儿一场,旅游用的“专款”都口挪肚省的从牙缝中挤出来了,可是,唉,但想想也不能怨老婆,她那个该死的破单位,想到这,气的我牙根痒痒,肝疼。
行啊,老婆不在家,也可以干一些平常老婆在家干不了的事儿,上超市。
汽车的后备箱装满了各种生鲜冷荤、零食、熟食、啤酒、白酒,既然不能出去玩了,就不要再亏待腹中的五脏庙了。
刚一到家,就开始给狐朋酒友打电话。
真是酒肉朋友,平时上赶子让我请他们喝酒,今天真赶上我老哥一个的时候,最需要人陪的时候,好酒好菜的请他们,却没有一个愿意来的,不过想想也是,大过节的,要是能过来陪我喝闷酒,那得是个多么无聊的人呐。
行啊,还是打开电视,看着热播剧,喝着小哈啤,吃着肉联的干肠吧。
要不怎么说,一个人不喝酒,两个人不赌博,这句老话是对的,我真有能耐,竟然能把自己喝高了。
国庆节的前一夜,电视开了一宿,我和衣而卧,在沙发上睡到天亮。
国庆第一天,脖子睡落枕了,说是落枕,实际情况是没有枕头,质量再好的颈椎也架不住我这最少也得十来斤重的大脑袋。
白天分别去父母家和岳父母家过节,晚上回来还是一个人独守空房。
看着桌上一沓沓的啤酒和昨晚的没有收拾的残食我就想吐,看着手机,老婆上午发来的短信,我也没心情回,我心想:“你就不能同领导坚持坚持,缺了你,就你能维护世界和平啊。”
气死我了。
昨晚没睡好,今天打算早点睡。
半夜,我感觉门开了,好像是有人说话,说什么听不清,坏了,难不成是进贼了,再不济,我也是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大胆蟊贼,偷到政府家来了。
但是我怎么也醒不了,怎么也起不来。而且越挣扎越难受,喊也喊不出声来,头痛的厉害,我想,完了,让人给下药了。
过了一会,我清醒过来了,一身的冷汗,原来是睡魇着了。
要说不怕那是假的,两只眼睛傻傻的直勾勾的看着挂满银色月光的天花板,墙角还有几处黑黝黝的阴影,有点吓人。
睡不着了,打开电视看一会儿吧,但还是很难睡着。
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想给老婆发了个短信:“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有点儿想你了。”
但是手指把内容敲进去之后,又删掉了,因为以前我和老婆约定了,晚上没有急事,谁也不给对方发信息。
为什么这么约定呢?因为我工作性质的需要,24小时都要开机备勤,怕听不到,我把铃声设置的很大。刚刚调到铁路沿线车站派出所的时候,老婆特别爱晚上给我发信息,搞的我有点恼怒,回家没有好气的给她训了一顿。从此,再也没有收到她晚上发的“温谧”信息。
现在我突然知道了,她为什么半夜给我发信息了,一种酸酸的感觉侵润了眼睛。
国庆节第二天,以前的梦想就是熟食、啤酒成堆,随便的造,在客厅的沙发上,手指夹着香烟,放纵的看着自己喜欢的电视节目。
但是这种曾经的奢望享受到了下午,就变得无聊至极了,总不能顿顿都喝啤酒,吃冷餐熟食吧。
我的烹饪手艺倒是可圈可点,但是一个人能吃什么呢,一个人真不知道做什么,锅包肉,红烧鱼,红烧肉,唉,做少了不够费事儿的,做多了,一个人又吃不了,浪费。
我说以前我怎么一回家,家里的油还是我走的时候那样满,冰箱里偶然还会发现我上周买的菜。就因为这个,我还摆出一副大男人的样子训老婆,埋怨她怎么不做点像样的饭,说她缺乏对生活的态度,不研究研究怎么做饭,天天吃牛奶、蛋糕的对付,现在吃坏了身体,以后苦了孩子,娘俩儿都得饿着。
现在想想,真不应该那么说,我在单位的条件好,三饱一倒,吃饭有食堂,但她是一个人在家啊,唉,真挺后悔那么不经大脑的乱发脾气。我又在苦闷中度过了一天。
这是我的假期啊,翘首以盼了半年的黄金周,没想到就我一苦逼自己度过,唉。
老婆打电话,说明天回来,我有一种狮子见血,孩子见糖的感觉。其兴奋程度,溢于言表。
我把屋子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三遍,到超市买了我认为老婆一定会满意的食材,准备了一顿丰盛异常的大餐等着老婆。
但是,老婆的又一个电话,将我重新拉回了苦闷,“老公,真对不起,我还要再晚一天,后天回去,刚刚才知道的,烦死了,真对不起了。”
经历了几天孤独的我,已经彻底的幡然醒悟了。
对电话那边的老婆说:“老婆,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每周我就能回家住两天,有时两周都回不去,尤其赶上过节的时候我值班回不了家,我知道你是怎么孤独一人度过的了,你半夜发短信给我,不是闲的没事儿做,也不是恶作剧,是你一个人在家的孤独,害怕,无助,需要一个男人呵护,需要男人的保护。你不好好吃饭,总是用牛奶、蛋糕对付,不是你喜欢对付,是因为你一个人不知道做什么,是没有人陪你去吃。你喜欢上淘宝网,不是因为你是购物狂,是因为没有我陪你上街购物,你一个人上街碰到熟人不好意思。我说好回家但经常赶上临时的任务不回家,你的那种失望从来没有向我表白过,谢谢你,老婆,谢谢你,我代表我们全所的民警,不,代表铁路警察,谢谢你,老婆,你辛苦了。”
老婆在电话那边许久没有说话,但能听出有抽搐哽咽的声音,我静静地守在电话这边,过了好一会儿,老婆说:“你不常教育我,嫁给一个铁路警察就意味着奉献,既然我都肯奉献了,你就别感觉过意不去了,这边的事儿忙完了,我尽快回去。”
国庆节的第五天,我手里捧着鲜花在站台上迎接她,就像是在迎接凯旋的英雄,她随行的同事还以为今天是我们结婚纪念日呢,老婆被羞的红着脸,低头对我说:“不是让我每次都用这种规格来接你吧。”
我在站台上紧紧的抱着老婆,千言万语,都化作了这个紧紧的拥抱,不管其他旅客异样的目光,老婆不好意思的把头深深的埋在了我的肩膀下……
张建宇,男,1979年8月出生,现任海拉尔铁路公安处政治处宣传教育室(民警训练基地)副主任。
 
(责任编辑:大雁南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