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坝美 >

最后的世外桃源——坝美

2015-08-23 16:26 | 文山新闻网 |点击量:|
我要分享

我心目中的文山十大名片之十

 

拿着陶渊明的《桃花源记》,应文友之邀,我来到广南县。车出广南县城,往北行驶。一路穿行于喀斯特地貌山间,行至一个叫发利村左转约500米,便到了进入坝美的入口。
  坝美坐落于两个溶洞之间,需乘船穿过溶洞才能抵达。如果要走陆路,那就要跋山涉水,翻越悬崖,千回百转还不一定能够找到去坝美的路,这情景令人想起武侠小说里,那些高手侠客偶然坠入山谷后意外发现的一个宛若仙境的秘密之处。
  在坝美入洞口,一瀑飞流而下,水流哗哗作响,一丛高大龙竹,郁郁葱葱,远望入口,如蛟龙吐水,近看眼前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溶洞。坐上小船,漂行水面进入洞中,周围一片漆黑,不见一丝微光。只闻船工划桨击水之声。冥冥中,时光似乎在倒流,万物似乎停止了运转。此时,往日爱说爱笑的人们,也屏声静气。倏忽,一曲细细的歌声轻轻撞击着我的耳鼓,仿佛是仙境中的乐音。凭着一抹船头的电筒微光,发现是一位壮家姑娘,在用壮语歌唱:远方的客人啊,壮家人欢迎你。我们的家乡哟真美丽,男人在河里打鱼,女人在河边洗衣。这些歌声如天籁之音,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来了,有点不知身在何处,所有关于尘世的声音和故事好像都被挡在了洞外。那么安静,通过听觉可以感受到黑暗的水中流动的曼妙姿态。这是我喜欢的状态。像是变成了一片树叶,轻飘飘地浮在水面上,没有目的,只有无边的享受;没有声音,只有无约束的欢歌。
  正当感觉水洞悠悠,前路茫茫,几分彷徨,几分迷惘之时,一道亮光豁然照亮了溶洞空间,使人如在海上看见了灯塔,茫茫海面见到了彼岸,看到了希望和光明。此时,使人顿悟出一个哲理,黑暗过去是光明,自然界也罢,人生也罢,莫不如此。
  经过一番“进入”的体验,人们的心态似乎得到了调整,尽管洞中怪石嶙峋,有的如狮,有的如豹,有的似人,不时还有蝙蝠从身边飞过,发出噼啪之声,但依然阻挡不住人们的激情,有的唱起了电影《刘三姐》的插曲,有的唱起当地新创作、著名歌手雷佳演唱的《世外桃源——坝美》,有的吹起了口哨,有的指指点点,评说着崖壁上的石人,任悠悠的小船在洞中行驶,任想象的翅膀恣意飞翔。
  随着一阵热烈而欢快的唢呐声响,眼前洞口豁然大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坝美的壮族姑娘,她们翩翩起舞,欢迎远方的客人。弃船登岸,喝一杯壮族姑娘献上的美酒,行进在田间小道,放眼坝美,犹如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四面环山,不通公路,进出村庄多靠溶洞水道。田间,稻谷飘香,蜻蜓飞舞。道旁,树木葱郁,枝繁叶茂的大榕树,盘根错节,生机盎然。一处,两棵古榕,枝连枝,根搭根,如“夫妻牵手”,情意绵绵,一处,榕树不大,根却如龙须虬髯,盘绕相缠,上挂一牌,书“龙庭重地”。走过此处,不免使人产生敬畏之感。一处,一株千年古榕,树冠硕大,气根粗壮,几个壮族老人端坐在树荫下,注目远方,神态安详。看着他们悠然自得的神情,立刻使人记起了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在过于浮躁的当今社会,使心灵得到净化,这里不失为一个大好所在。
  《红楼梦》中的贾宝玉,把美丽的姑娘称之为是水做成的。水不仅是生命之源,也是美之源泉。坝美的河道或直或弯,流水忽宽忽窄,举目远眺,峰峦层又叠,浓淡有致,如墨似雾。近看,河边村舍依依,垂杨覆地,河中峰景摇摇,蜿蜒的河水缓缓地流过那些小桥流水人家,嘻水的白鸭,吱吱的牛车声,咿呀作响的水车,还有稻花味更加衬映出朴素的乡土风情,更显得幽雅恬静。一叶叶穿梭其间的小舟如在画中,真是“船行着色屏风里,人在回文锦字中”。当然,更令人着迷的,是这里的“圣水”,坝美的水呀,清澈、纯净,触之如抚玉璞凉而不寒,喝之如饮甘露,清而不爽,山因其透明而流满了活力,人因其纯洁而呈现光彩。河面绿得满眼发蓝,让人想到西王母的天池,海底龙宫翡翠、玉、粉瓷、彩碟……不,比工匠、画家笔下的绿可美多了,因为河水由近到远是:墨绿、深绿、浅绿、淡绿,还有茶绿,层层碧波叠翠。
  山静水静人静,就容易痴想。谁也无法说清的是坝美河水的绿,这种生命的原色渐渐地在人们的视野里变得那么陌生,那么渴求,那么不可想象,不免纷纷猜想。有的说是天空的蓝和四周山的植物映照在河里;有的说是河底水草衬出来的;还有的说也许是河水含有某种矿物质……也许看惯了太湖与滇池被污染的水,会为抚仙湖、星云湖的水清澈而欣喜不已;可当你看到坝美的水,就真正身入最后的世外桃源之感。面对这越来越少的清澈的河水,我们除了喜欢,更有热爱,谁也不愿丢点纸屑果皮在水中,因为我们欠大自然的实在太多了。
  坝美村,100多户人家,600多人口,村庄范围30平方公里,民居依山而建,小道是石板铺就。这里,没有汽车的轰鸣,少了闹市的喧嚣。不通电气,没有电视,手机不管用,真是与世隔绝。民居大多为干栏式建筑,上面住人,下面关畜禽。多数人家,离地数尺,临时搭建了接待游人的小楼。在小楼上,备有简单桌凳,凭栏而坐,喝着主人奉上的香茶,或品尝一碗甜丝的汤圆,是何等的惬意。如果你有兴趣,还可以浏览一番他们的生产生活用具,如织布机的机杼,舂米的石臼,磨面的石磨。织布的机杼,全为木质结构,古朴,是它的特质。织布的壮家女,总带几分腼腆,随着梭子的来回穿梭,七彩的布料如七彩的路,不断伸展。
  从哪里来,往哪里回,各处旅游景点,大多如此。坝美却不一样,不走回头路是这里的一绝。入口在北,出口在南。出口处,山峰如一座屏障,顺着河道乘船前行,依然有大大小小的溶洞,但意趣却与入口大不一样。
  咿呀作响的水车,满坡的桃花,良田美池,小巧的竹子桥,竹园篱笆,古老的榕树,洗衣的少女,玩闹的孩童,悠闲的水牛,群山环抱,炊烟袅袅,鸡犬相闻的村庄,这就是坝美。我似乎还没从黑暗中思绪飞扬的幽静缓过来,一下子又扑进活蹦乱跳的田园生活。那座洞穴,就像有种神秘力量,时间在它的里外截然不同,一边静谧得如停滞,一边却活泼得灵跳。
  置身世外桃源坝美,心灵仿佛被洗涤过一样,清澈而干净,我也似乎忘却了几度春秋,身心随着朵朵白云飘荡在与世隔绝的美妙仙境。离开的时候,我那颗不知道是被雨水还是被坝美洗涤的湿漉漉的心,仍牵制我一步三回头地张望美妙的“世外桃源”。

(责任编辑:大雁南飞)
网友评论